重读晏几道

临江仙·梦后楼台高锁

【宋】晏几道

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却来时,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记得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,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听过一个故事:有人每新去一个地方,会先在当地买一瓶香水;游玩过程中就只用这一瓶。等日后再用起这瓶香水,就会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。也常常有人提到,每每吃到某地食物就感觉如同故地重游。
对于这种事物A-感知-观感-事物B的连接,深有同感。每次飞机起飞,都听“海阔天空”;每次失意,必看晏几道的词。以至于再后来,听到“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”甚至就感到下一秒会在白雪皑皑中滑行出发,而读到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就有种失恋的痛苦和惆怅。

最近机缘巧合重读这首词,情绪因而陷入了深深的忧虑,再加之悬而未决的开题、论文和毕业,偶有日子过不下去之感……当时就变得感性超常。

再者,这种已建立的连接又很难打破。晏几道早年过着逍遥自在的富家公子生活,这首《临江仙-梦后楼台高锁》也是表达对某个歌女对思慕。但到我这儿却因为可笑又顽固的事物观感连接,变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。

昔人有云,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某种程度上可能也是这个意思?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方向往往无法做到百分百的客观,也往往是结合自身的体验和情感来的。

Avatar
Jiayi Liu

Atypical Med student with “obsessive compulsory personality”. Interested in cancer research and bioinformatics. A heavy user of R. Crazy about any data that is logical, explicit, flat and sparse.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