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

前天,说到“万一明天死了”。第一时间不假思索回答“死就死了吧”,转念一想,定是做不到如此潇洒的。今天,得知李咏去世的消息。想想李咏与我无半点关系,但得知这个消息时还是很讶异,大约是再次体会到死亡这个命题的绝对正确。
今年以来,我最大的感悟就是,世间万物、规律、情感往往不是绝对,善恶美丑也往往是相对量。我以往的误区之一,就是追求并相信永恒和不变,比如一劳永逸,旱涝保收,忠贞不渝……(题外话,个人感觉,某种程度上这种追求是源于自己的懒惰、不上进和安全感缺失。)即便绝对的事物很少,我无法否认的两点:一是父母对我的爱是绝对的(至少我唯心地如是感觉),二是死亡的到来也是绝对的。
如果说明天要死,我不会对世界本身感到留恋,但难以接受的是无法向身边的人和事认真告别。告别?说点什么呢?谢谢生命,一个随机和小概率事件使我出现,得以体验大千世界,看春暖花开、层林尽染;谢谢爸爸妈妈的,无条件的爱: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抚我畜我,长我育我,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;劬劳之恩,无以为报。还想一一与朋友和师长促膝谈心,或是兴致勃勃把酒言欢……希望所有与之告别的人们不因我的离开而感到不快——人和人的相遇本就是时间和空间随机堆叠中的重叠部分,不得我命罢了。
想来上述种种明明可以日常就做,却因为忙忙碌碌而忽略了。人生的告别,看似沉重,却也能蕴含在每日的平平淡淡里。于己过好每一天,于人心怀感恩和宽容,是不是就此生无憾了?我不知道答案,但愿一试:)

ps. 落笔之前本以为会写得比较感性,至少充满不舍和留恋。回头再看,恰恰相反,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潇洒了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10.30update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晨起听闻金庸去世了,感觉越来越多我们熟悉的人在相继离开。一想到生命脆弱,心里还是挺堵的。

Avatar
Jiayi Liu

Atypical Med student with “obsessive compulsory personality”. Interested in cancer research and bioinformatics. A heavy user of R. Crazy about any data that is logical, explicit, flat and sparse.

Related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